關於部落格
旅遊日誌及市政議題為主~
  • 212804

    累積人氣

  • 4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如何思考:思考的本質


如何思考:思考的本質   

人是透過語言來思考的。因此,理論上思考的過程和結果應該可以用語言說出來或是用文字寫出來才對,如果發生「筆墨難以形容」的現象,原因可能有兩個。第一,思考不夠清楚,也就是腦筋一團混亂,當然說不出來了。因此,如果要訓練自己思維能力,首先要練習把自己想法清楚而精確地說出來,而能夠說出來或寫出來代表思考是清楚的。第二、因為這不是「思考」,所以無法清楚地說出來。例如:某甲很愛某乙。那麼有多愛呢?「非常愛」,什麼是「非常愛」呢?說不清楚。我們只能說:「海枯石爛,此情永不渝」。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恐怕沒有人知道。我們不是常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嗎?這些東西或許可稱之為「情緒」、「感覺」、「境界」,其本質不是「思考」,因此無法用語言清楚表達,只能用比喻、象徵的方式,讓聽 () 者自己去揣摩、意會,至於可以揣摩幾分,就很難說了。簡單地說,我們所謂的「思考」是指:人們尋找問題的解答所從事的理智活動。因為是探求解答的過程,因此,思考的前提是問題意識的存在,亦即心裡先有疑問,然後經過步步的探究過程,這個過程可以用語言表達出來,能和別人分享。如果不符合這個條件,就不是「思考」,或說就不是我們所關心的「思考」。我們不是說「情緒」、「感覺」、「境界」等東西沒有意義,就藝術家或文學家而言,如何捕捉「感情」也許是最重要的;但是,就一個理智的思考者而言,這些經常是妨礙思考的因素。

命題 (statement),定義 (definition)

「命題」是思考的基本單元。命題就是一個完整的句子,代表一個完整的意思。正如前面我們說的:人是透過語言來思考。一個具有清楚意涵的語句,就是「命題」。例如,我們說「民主必須在大部分人民有公共精神時方能實現」,這是一個命題。你可以同意它,也可以不同意它。當然,我們可以進一步解釋某個字眼,讓這個命題更精確些,如什麼是「公共精神」?什麼是「民主」?等。進一步的說明使意涵更明確就是「定義」。「定義」為了溝通的需要而來,如果談話雙方對命題的意涵都很清楚,就沒必要再就某個字眼作定義了。因此,同一字眼在不同的情境,可能會有不同的意涵,亦即不同的定義。當有誤解的可能時,就要作清楚的定義。

命題既然是一個意思完整的語句,它就有對錯。與事實相符的命題就是對的,否則就是錯的。然而,是否與事實相符經常是主觀判斷的結果。當我們思考問題時,使用自認為對的命題。當然,這些命題可能是錯的,當使用錯誤的命題時,推論的結果極可能會錯誤。

前提 (premise) 與結論 (conclusion)

思考的目的在整理混亂的思緒,解答困惑,尋找答案,思索的結果就是「結論」。我們除了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或「主張什麼」 (結論) 以外,還要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問題的關鍵在「言之成理」或「自圓其說」,亦即我們必須確保自己的每命題都是有理由的、有根據的。人們的主張或思想,都是有理由、可以解釋的。那些沒有理由的主張或思想,可能是「直覺」、「第六感」或佛家所說的「頓悟」,然而這些都不是我們關心的「思考」。倒不是說這些東西沒有意義,而是說這些東西過於神秘,常人無法透過學習而得,因此我們不探討。我們相信思考是個邏輯推理的過程。任何人基於理性都可以瞭解這個推論過程。簡單地說,基於一些「前提」,最後才會導出最後的「結論」,不可能無端地冒出一個「結論」,所謂的「推理」就是從「前提」到「結論」的思辯過程。類似第六感的東西我們不承認它是思考,雖然有時候它很有用。真正的思考必然有推論過程,這個推論過程人們可以透過共通的理性加以理解。就像數學一樣,三角形內角和等於一百八十度,我可以說明或證明給你看,每一個人理論上都可以利用普遍的理性瞭解整個說明或證明的過程。

所謂的「前提」就是「結論」所根據的條件,它以命題的形式出現。「前提」可以是我們的生活經驗,亦即我們對外界世界的觀察;也可能是別人告訴我們的一些事實,或是某個權威人士講的一些話,因為,我們相信那是真的,自然就會引用它,成為我們推論過程的基礎,亦即支持我們論點的一個有力證據。

假設 (assumption)

「前提」也可能是一些假設,因為當我們思考問題時,為了方便起見,常會假設某種狀況以簡化問題。例如:林肯大郡災變,建商要不要負責?我們可能會說:假如建商按圖施工,沒有偷工減料,那麼他不用負責。這就是以假說作為前提,這個時候的結論 (建商不用負責) 在假設存在時方成立。然而,沒有人知道建商是否有偷工減料,亦即假設可能成立,也可能不成立。思考時運用假設主要的原因在:我們對事實的掌握無法百分之百,假設有助於簡化問題。假設通常是推理所必須,如果沒有這些假設,那麼變數太多,結論就得到了。不過,有時候我們在得出結論的時候,經常忘了自己有使用某些假設。例如,當我們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我們必然有個假說這個父母是正常的父母,如果他們精神有問題、或是心理變態,他們對其子女的傷害可能是極為可怕的。又如我們說年滿二十歲的公民有投票權,所以某人到了二十歲,我們推論出他有投票權,其實這必須有個假設:這個人沒有被褫奪公權。否則假設不成立,結論就可能出錯。

預設 (preoccupation)

有一種假設比較特殊,我們稱之為「預設」。那是指某些最根本的假設,沒有它整個推理根本無法進行。例如,當在思考林肯大郡為什麼會災變時,我們假定科學原理可以適用。我們會找土木工程師來鑑定,不會找風水師父、或是巫師,用超自然的因素,例如上帝、天譴、巫術、陰陽五行等因素來解釋,雖然有時候這些超自然的解釋也講得通。當我們在做科學探究時,有幾個基本假說,例如:事出必有因,亦即某種形式的決定論必然存在。我們可以透過嚴謹的方法找到影響的因素,而且此種影響的機制,可以屢試不爽,這是實驗之所以可能的原因。我們還必須假定必然有大自然法則的存在,如果沒有所謂的大自然法則,那麼一切混沌、沒個章法,科學定律無由產生。另外,還必須假定數學的有效性,亦即數學邏輯推衍出來的結果,與外界經驗世界是吻合的。所以,我們才可以大量使用數學以預測自然現象。如果兩者不吻合,必然是我們的數學推導過程出了問題,或是推導過程中我們的某個假設不恰當。最後,科學的探究活動假設必然有個「真理」存在,真理就是問題的解答。真理是客觀地存在那裡,等著人們來發現。不管人們有沒有成功地發現它,都不影響真理的存在。這些基本假設支撐科學的探究活動,如果任何一個假設不存在,科學都將面臨有效性的挑戰。

價值 (value)

最後,前提也可能是某些「價值」。價值就是一種偏好,每個人都有些偏好,通常這種偏好是沒有理由的,因此,也可以說是一種信念 。例如:我認為正義是最重要的了,而我對正義的定義是「為惡者應該被嚴懲」,如此才有天理可言。當然這種想法會影響我對很多事情的思考與判斷。不過,價值經常是難以解釋的,它的本質是信念。每個人的人格特質不同、成長經驗不同,他們的價值亦可能不同。價值的問題無法論辯對錯,只能相互瞭解,彼此包容。當然人的價值觀不是陳不變的,它可能會隨著環境的變遷、年齡的成長而改變。

綜合言之,思考是從「前提」到「結論」的過程,每步驟都可以清楚地用「命題」加以表達。如果前提是正確的,推論的過程又很嚴謹,則結論就是對的。然而,我們經常發現人們的意見總是不一樣,即使思考同樣嚴謹的人,也可能會意見不同。為什麼呢?結論不同,其所根據的前提必然不同。因此,可能是人們對某個事實的認定不一樣,或使用的假設不一樣,更可能的情形是他們的價值不一樣。事實認定的問題可以透過謹慎的現象觀察來澄清;假設不一樣的問題可以透過思辨界定結論的適用範圍,然而價值的不同就難以解決了,這經常是紛歧的主要來源。只能夠過彼此瞭解、體諒、包容與妥協來建立默契,雖然大家意見不一樣,仍然可以和平相處,甚至密切合作。簡言之,思考必然是基於一些前提。如果要讓思考清楚、有條理,首先就要澄清自己思考的前提。與別人的前提相互比較,這是瞭解自己與瞭解別人的第一步。

經驗命題(empirical statements)與規範命題(normative statements)

搞清楚命題的重要性以後,接下來就要區分「經驗命題」與「規範命題」。「經驗命題」指客觀地陳述事實或物與物間的關係,亦即 what is it ? 的問題,無關個人的喜好。當然這邊我們所謂的「物」可以是人或人類社會,只是我把他當成「物」來處理。例如,一個醫生處理「人」的問題,其實,他是把「人」當「物」來處理,所以他可以利用物理、化學,甚至機械的原理來診斷病人。有人說:台灣人很重視實利,從小就灌輸學生,讀書以考試為目的,就業以賺錢為目標,這種實利的觀念使得人們重視教育、務實進取,造就了今日的經濟奇蹟。在這裡我只是客觀指陳台灣人的價值觀與經濟發展間的關係,並沒有認同或反對這種實利的價值觀,也沒有說台灣的經濟奇蹟是好、是壞的問題。所謂的「重視實利」或「經濟奇蹟」亦是中性字眼,沒有褒或貶的成份。這就是「經驗命題」。經驗命題刻意迴避人們的主觀情緒,用中性的語言,就思考的角度言,自然是較客觀的。不過,通常這不容易辦到。例如:上面的例子中,「實利」、「灌輸」、「務實進取」、「經濟奇蹟」多多少少都帶有價值的色彩,容易造成誤解,扭曲論辯的方向。一般說來,用平實的語言,儘量少用形容詞、修飾語,較易達到中性的要求。

「規範命題」則是表明我們應該怎麼去做的問題,亦即 what should we do ?的問題。例如,我可能認為經濟發展是最重要的,所以要可能教導學生利益競逐的觀念,這樣子經濟才會有活力。因此,結論可能是:「國家應該培養國民競爭求勝的態度,如此方能在國際社會中立足」,這就是「規範命題」,因為它指出國家「應該」怎麼做的問題。規範命題必然含有價值的成分,反應主人翁喜歡或不喜歡某個事情或東西,例如在本例中,「經驗發展」被認為是應該追求的價值。不過,有時候「經驗命題」與「規範命題」不是那麼容易區分。例如:捷運有助於改善台北市的交通。這個命題是「經驗的」或是「規範的」?如果單就捷運與台北市交通兩者之關係言,這是個經驗的命題,因為他指陳一個「事實」。如果這個事實存在,此命題為「真 」,否則此命題為「假」。不管是「真」或是「假」,都不妨害它成為一個「經驗命題」。但是,這個命題極可能隱含著「我們應該發展捷運」的意思,若果真如此,則此命題搖身一變成為「規範命題」,因為它表示說話者的主觀意願,而此主觀意願是建立在某個客觀的事實認知 (即捷運有助於改善台北市的交通) 之上。再舉一個例子,「張三希望他的國家可以參加國際組織。」請問這是經驗命題還是規範命題?對張三而言,他表達他的主觀意願,這是規範的;但是,就一個「某人主張什麼」的客觀事實而言,這是經驗的。因為我們可以說張三主張甲方案,李四主張乙方案,或說有百分之四十的人主張甲方案,百分之二十的人主張乙方案。這是客觀的調查,當然是經驗命題。但是,如果某人說:絕大多數的人都主張甲方案。極可能這個人正在推銷甲方案。因此,某一個命題究竟是「經驗的」或是「規範的」端視言談的脈絡而定。討論問題時,說話者必須隨時澄清自己的立場,到底是「客觀陳述事實」,或係「表達主觀意願」,以免造成誤會。

區分「經驗命題」與「規範命題」有助於澄清立場,加強人與人間的溝通。例如,某人在參觀某地後說:這裡環境很,到處是垃圾。事實上,他也許只是客觀地描述「」這個事實,不代表他在指責某人 (住民或地方政府),也不代表他不喜歡這個地方 (也許這個地方有其他優點,或者把垃圾清理掉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他的這個表面上「經驗」的說法,很容易被別人誤以為有「規範」的意涵。因此,旁人有被歧視或污辱的感覺,他可能會辯駁:這裡根本不「」,或這根本不是「垃圾」,甚至指控說者話吹毛求疵,或別有企圖。雖然,他私下也同樣認為這裡真的很。整個對話的過程變成情緒對立。如果一開始,論辯雙方都把「環境很」當作經驗命題來討論。討論的脈絡就會是:「」的界定問題,也可能是如何把它弄得更乾淨的問題。雙方就事論事,情緒化的對立就不存在了。規範命題涉及主觀價值,經驗命題則無。

不過,不容否認,人們關心的不只是經驗的層面;通常,我們真正關心的是規範的問題,亦即對某一件事情的喜好或厭惡,或應該怎麼做的問題。在此必須強調的是,經驗的命題和規範的命題處於不同層次,討論問題時必須先搞清楚,談的是經驗的層次或規範的層次。更重要的是,經驗性命題不可能直接推導出規範命題;雖然,規範性的命題通常需要某些經驗事實的支持。掌握經驗命題與規範命題間的區分是澄清問題本質不可或缺的要素。

推論過程

為了增加論點的說服力,清楚而嚴謹的推論過程不可或缺。所謂的「推論過程」就是從一個命題到另一個命題的過程,亦即「因為什麼」、「所以什麼」的過程。嚴謹的推論過程即是將一連串的命題以邏輯有效的方式串在一起。前後兩個命題如果有必然的關係,我們說前者是後者的「充分條件」。亦即第一個命題存在以後,第二命題一定會存在,第二命題存在以後,第三命題一定會存在。也就是從第一個命題推導到第二命題,再由第二命題推導到第三命題。以這種方式一步一步地往前推,最後推到結論。最簡單的例子如:人都是會死的 (命題),蘇格拉底是人 (命題二),蘇格拉底會死 (命題三)。顯然命題和命題二 (前提) 存在了以後,命題三 (結論) 一定會存在。這是個有效論證,命題和命題二是命題三的充分條件。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推論經常都不夠嚴謹。例如有一個反攻大陸的笑話:因為每天刷牙,所以牙齒很好。牙齒好了,消化容易,身體就會健康、精神佳;因此,做事有效率,國力大增,最後反攻大陸必勝必成。這種推理,忽略太多太多的變數,只能當成笑話看待。另外一個例子,有人主張男女平等,那麼必然主張女人走出廚房!那麼小孩勢必沒辦法自已帶了,到時候會有一大堆青少年問題,因此今天治安敗壞,都是男女平等觀念引起的!這種推理的方式對嗎?好像有幾分道理,但是不夠細緻,因為前提存在,結論未必會存在 (很多職業婦女其小孩不是也很正常嗎?)推理不夠嚴謹。

演繹法

最嚴謹的推論方式首推演繹法。前面我們舉蘇格拉底的例子就是典型演繹法的運用。邏輯學家們發展出不少推衍的公式,以確保推衍的正確性。數學是典型演繹法的應用。數學的演算總是從一些假設、定理、己知條件,步步往前推,最後得到答案。只要假設成立,定理有效,已知條件存在,則答案一定正確。毫無疑問地,近代科學的發展藉助演繹法甚多。

歸納法

相對於演繹法,歸納法比較不那麼嚴謹,然而其在日常生活中的運用恐怕比演繹法更普遍。簡單地說「歸納法」是從個別事實中尋找普遍通則的方法。最常見的例子是:我的很多朋友吸煙,最後都得肺部病變,所以得出結論:吸煙會造成肺部病變。在這裡要注意的是:這個結論不是絕對的。雖然我們可以找到許多抽煙得肺病的例子,但是我們也可以找到抽很多煙,但是肺部仍然健康的例子。而且,即使某人得了肺病,我們也不能說這是因為抽煙引起的,也許是空氣污染造成的也不一定。找到愈多抽煙而且得肺病的例子,只是代表結論 (抽煙會造成肺病)的可信度增加,不代表結論就絕對正確。因此,基本上歸納法是或然率的問題,如果使用歸納法得當,我們只能說正確的或然率很高。亦即「正例」只能增加可信度,但不能證明結論一定正確。一般說來,歸納法可分為「比同法」和「比異法」兩種。

比同法

比同法的基本想法是:同樣的條件,應該會帶來同樣的結果;因此,有某個共通的結果發生,必然有某個共通的事實先存在。例如,當我每次頭痛時,前晚都有喝咖啡,因此,我可能得出結論:晚上喝咖啡會造成第二天的頭痛。又如,台灣經濟奇蹟,很多人都說與儒家文化有關,因為日本、韓國、香港、新加坡、乃致於馬來西亞等經驗發展快速的國家都是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地區。相同的條件(儒家文化) 當然會帶來相同的結果 (經濟發展) 了,前者是因,後者是果。如果我們能夠蒐集許多個案,都支持這個論點,表示我們的推論可信度很高。然而,可信度再高,也不是絕對的。只要找到一個相反的例子,前項的推論即被推翻。例如:中共、越南、北韓,都是我們說的儒家文化圈,但是他們的經濟落後,可知原來的命題有誤,或者原來的命題需要被修正。即使我們都沒有找到任何反例,仍不能代表結論絕對正確,因為影響東亞國家經驗發展的因素可能不只一個吧!除了深受儒家文化的影響外,他們還有其他共同點呢?例如,拓展外銷的政策、人工便宜、威權統治、美國的鼎力支持、運輸方便、縱容環境被破壞等等。到底是那個因素真正發揮作用呢?恐怕很複雜。要推翻比同法很容易,只要舉出一個例子,具有相同條件,但是結果不相同,結論就被推翻了,這表示另有其他的原因造成這個結果。

「類比歸納法」是比同法的一個變形。前面提及的比同法,個案愈多,推論的可信度就愈高。然而,「類比歸納法」只要一個個案就行了。例如,某人,男性、家居台北、以駕駛為業、已婚、育有三個小孩,每天抽三包煙、無其他嗜好,最後在七十歲死於肺病。如果有一個人完全符合這些條件,然而今年六十九歲,我們會不會懷疑他明年會死於肺病呢?如果他們兩個人的身高、體重、血型、膚色、生活習慣、飲食條件都一樣,我們的懷疑會不會加強呢?此即類比歸納法的運用。當人們在試驗藥物時,會拿白兔來當試驗品,不會拿蟑螂來做實驗,主要原因是人跟白兔比較像;當然,拿猴子來試驗可能就更正確了,只是成本較高。如果能直接用人來做試驗,準確率就更高了,但有道德的問題,所以很少這樣做。類比歸納法是比同法的運用,因為它的基本精神仍是:相同的條件,「理應」有相同的結果。

比異法

比異法」的基本精神是:不同的條件會有不同的結果。很多人喜歡拿台灣和大陸作比較,為什麼兩者經濟發展會如此地不同?結論是:計劃經濟與自由經濟不同使然。同樣地,我們也可以舉北韓、越南、東歐共產國家當例子,「證明」計劃經濟確實造成國家經濟的落後。然而,要注意的是台灣與大陸的不同點何其多,哪只是經濟制度不同而已。也許是其他的不同點才是真正的原因呢?所以理論上,要提高比異法的可信度,最好只有一個不同點,或者說其他的不同點都不重要。那麼結果不同,就是這個不同點造成的了,這就是實驗室控制變因的道理。然而,現實社會裡無法像實驗室一樣控制變因;因此,比異法通常用在類似個案或是同一個案不同時間點的比較。類似個案表示其基本特質都差不多,只有一個不同點存難,那麼這個不同點很可能就是原因。同一個案的不同時間點,則可以合理假定此一個案除了某個特質有改變外,其他特質均沒有變,因此比異法的可信度就大為提高。例如,某人一向睡眠正常,但是有一天他喝了咖啡,結果失眠了。我們可以說喝咖啡造成了他的失眠。因為在喝咖啡這個時間點前後,這個人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因此可以推定喝咖啡與失眠有關。不過,在使用這個方法時要很小心。例如,我們經常說解嚴後,台灣的治安變壞了。因此,解嚴造成了治安惡化。這種說法假設在解嚴這個時間點前後,除了解嚴以外,其他條件都不變。如此,解嚴自然是治安變壞的禍首了。然而,這種推論可能是錯誤的,想想看,這些年來台灣的社會結構變化多少,到底是解嚴造成了治安惡化,或是其他原因造成的呢?如果沒有解嚴的話,難道治安就不會變壞嗎?要推翻比異法得出的結論很簡單。只要找到一個例子,具有此種不同點,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沒什麼兩樣,比異法就被推翻了。例如剛才提到計劃經濟的例子,蘇聯是計劃經濟,但是其經濟發展的程度與美國不相上下,證明計劃經濟與經濟發展兩者並沒有直接相關。

「歷史關聯法」也是比異法的一個應用。就拿剛才解嚴與治安惡化的例子。如果沒有解嚴的話,難道治安就不會惡化嗎?如果,治安仍會惡化,表示解嚴可能不是元凶;如果沒有解嚴,治安就不會惡化,那表示解嚴確實是治安惡化的元兇 (當然這還得假定其他條件都不變)。不過沒有解嚴治安會不會變壞,這是個推測。沒有人知道事情會怎麼演變,因此歷史關聯法充其量只是個思想實驗,爭議性還是很大。

相關關係與因果關係

其實歸納法最大的缺點是:它只能表示物與物間的「相關關係」,而沒有辦法指出真正的「因果關係」。所謂「相關關係」是指某物存在,另一物就會存在,或不存在。但是為什麼會如此呢?歸納法無法說明。例如,吸煙會得肺病,或吃味精會致癌,為什麼會這樣呢?不知道,只是它們經常伴隨而生,所以引起我們的懷疑,如此而已。其實指出相關關係,說服力還是不夠的。理想的做法是除了有相關關係存在以外,還要尋找其內部的影響機制。為什麼吸煙會得肺病?可能是煙裡含有某種成分,在某種情況下它會跟我們身體上的某種組織結合,進而造成肺部組織的怎樣變化等等。當在做類似的交待時,經常我們在運用演繹法。演繹法強調命題與命題間的必然性,對於因果的闡釋較為有效。如果能夠將其間相互影響的環結交待清楚,而且有事實資料作佐證,那麼其說服力就很高了。歸納法與演繹法作為主要的科學方法,必須配合使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