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旅遊日誌及市政議題為主~
  • 214542

    累積人氣

  • 3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希望20》陳芳明:不要放棄作夢的能力

1987年,我在美國知道台灣要解嚴,非常喜悅,因為我那時被列在黑名單上,離台13年不能回家,解嚴讓我對台灣充滿期待,心想不能空手回台灣,也由於在海外研究過共產黨,於是就著手寫「謝雪紅評傳」,當成是我在海外的成績單。

那年我剛滿40歲,是該檢驗實踐能力的時候。台灣被壓抑的聲音已慢慢釋放,女性、原住民文學開始出現,同志、眷村文學也出來了,台灣進入多元化,我帶著樂觀看法,要把左派思想帶回台灣。

列黑名單一度不能返台

重新申請到早被註銷的護照後,欣喜若狂,以為能回台,但辦事處的人卻說,「這個護照不能回台灣」,我的護照第一個字母是「X」,只能去其他國家。

往後兩年, 我為黨外雜誌寫文章,像周清玉辦的《關懷》,許榮淑的《生根》系列,新潮流的《新潮流》和鄭南榕的《自由時代》,當時民進黨雜誌主筆林濁水因519事件被捕,我就在海外出任主筆。每周四篇政論刊登在報紙上,也為《台灣文藝》寫文章。

新潮流群眾路線派和康寧祥合法改革派,讓民進黨面臨分裂,我寫一篇「民進黨沒有分裂本錢」,幫兩邊講話,但民進黨的主編認為太偏向康寧祥,刪了一些,台灣不是解嚴嗎?我覺得民進黨有問題,後來在林正杰的《前進》登出完整版,又覺得台灣有希望。

1991年,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年底國代選舉創下建黨最低紀錄,國民黨要解散民進黨,許信良在1992年邀我出任文宣部主任,說要讓年底立委選票衝破30%。

我擔心無法回台,但許信良說可以,加上國民黨害怕我不能回台的新聞被炒作,於是我就回來了。五個月後,選舉結果達成目標。

三年三場選戰,感到政治就是無窮盡的輸贏,剛好靜宜大學邀我去教書,許信良認為我已48歲,要我出任不分區立委,紡織業老闆給我100萬元成立辦公室;但我認為,學界只要給我位置就可以站起來。

寧當觀察者 保持空間

我寧可當觀察者,保持一些空間,對可能執政的民進黨採取批評的位置。回到學界後坐計程車,人家認出我是民進黨,我好難過,希望大家忘記我。

陳水扁的「台灣之子」新書發表會邀請我,我拒絕了,當時他講新中間路線,至今我不知他在講什麼,我發現他不是我期待的領導人。

阿扁執政,我曾有第二次喜悅,覺得本土論述可以實踐,但只維持四個月,八掌溪事件、阿扁與政黨領袖見面後立刻宣佈停建核四後,就覺得不行了。任何政策要停止,都要慢慢淡出,或是制定黃昏條款,不是說停就停,和平改革才是台灣正確的道路,現在不是革命政黨,扁卻以革命者的角度出現,採取切斷的方式處理,不符合人文思考。

60歲後 要打人生延長賽

對未來20年,我心情很沈重,20歲到40歲,我是文藝青年,充滿理想,找不到實現空間,人生上半場成績等於零;人生後半段、40歲後,為黨外運動、民進黨效勞,到今年60歲,下半場也是幻滅,也等於零。我希望60歲後,開始打延長賽。

我仍要站在批判的位置,但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勝選,我都很悲觀,不是擔心中國打過來,中國崛起有一定文化邏輯,不會為一個小島破壞進步節奏,我比較憂心國內問題。

大家在談轉型正義,國民黨逃避、不願承擔歷史責任,讓民進黨抓到把柄,用消費歷史的方式來追殺。海峽只要沒有戰爭,台灣仍有機會,看哪個人能把台灣與中國的和平機會創造愈來愈大,這個人才值得大家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